• 介绍 首页

    一手抚大(H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55番外2(春光泄露2)
      55 番外2(春光泄露2)
      迷醉的酒精,妩媚的香气,热辣的氛围,头顶又是霓虹闪烁的灯,竭力渲染纸醉金迷的氛围。
      这一切都无不促使赵宁熙越放越开,动作也越来越大胆,她跳的很嗨,甚至还跟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来了一小段贴身热舞,引得全场欢呼,还有人在吹口哨。
      忽然,门被推开。
      照理说这么闹腾的环境,门被推开也不容易被发现,确实是靳北然周身那股气场,实在太和这环境格格不入。
      离门口最近的那拨人,个个都愣住,不知道要发生什么,但潜意识都觉得不妙,不约而同地噤若寒蝉。
      靳北然一见她那活灵活现的样子就皱起眉。
      宁熙也有所察觉,当即停下所有动作,下意识往门那儿瞥。
      被酒精灼烧的视线晃了晃,才开始慢慢聚焦。
      一尘不染的鞋,一丝不苟的白衬衣,随便哪个细节都齐整而精致。
      怎么会是他?这时候过来干嘛?
      宁熙忽然有点不安,过去的教训涌上脑海,总觉得这人又要来兴师问罪。
      但转念一想,他又不是自己家长,怕什么怕?
      退一步讲,她现在出来玩也是天经地义,难道还需要遮遮掩掩?
      于是她干脆把腰挺的笔直,就站在那里等他过来。
      以靳北然的观察力,对视的第一眼就知道她喝多了。
      心里窜出一股无名火。
      他越走近,周遭竟越安静,最后只剩细微的窃窃私语。
      像极了严厉家长活抓小孩的现场,其他人都很识时务。
      “赵宁熙,你知道现在几点?”他语气出奇的冷静。
      “我知道啊,早就说了今晚不回去嘛……”起初她多少有点怂,“我跟阿姨讲过,她也同意。”
      这个理由已经很充分了不是吗?
      靳北然却没作声,反倒脸色微微一沉,很明显的不悦。
      她当然看出来,心里也慌,扯着旁边女伴的胳膊,“我们一起通宵,安全的很,你不用担心。”
      女伴点头如捣蒜,关键时刻也没掉链子,“对啊对啊,我们都说好了的。”
      但靳北然完全无视,直接来了句,“我不同意。”
      该怎么形容他当时的语气?就如同检察官审判一样。
      简短,却非常沉,所有人都听得出来,这实打实就是一句命令。
      宁熙愣了愣,被威胁的恐惧席卷大脑,作出反抗的本能反应。
      “如果我偏要呢?”她眼神从散漫变得犀利,“我自己的事,听你的还是听我的?”
      可是靳北然每每听到她划清界限却只觉得幼稚好笑。
      牵牵绊绊这么久怎么可能划清?但是她一任性就喜欢干这事。
      所以落在靳北然眼里,这行为轻飘飘跟羽毛似的——不必在意。
      “当然听我的。”
      这话一出来,在场所有人都知道,宁熙凶多吉少,这人相当专制。
      她往沙发上用力一坐,挑眉,“我今晚就不走,是死是活都赖在这,你能拿我怎么办?”
      靳北然静静地说:“我给你十秒,你再好好想想。”
      这话里没一字是压迫,但就是让人感到威胁和可怕,其他人暗中捅了捅宁熙的背,大概是别硬刚,但她骑虎难下,唯一能做的,也只是咬紧牙关僵持不动。
      靳北然走到她身边,试图抓她的手,动作并不唐突,但她激烈地避开,一点不给他碰。
      “你可想好,”靳北然压低声音,“我怕你会后悔。”
      宁熙太紧张了,所有这些轻柔温和的话语,对她而言都是软的威逼利诱,很讨厌。
      当下,大脑一片空白,两只小拳头倒是攥的紧紧的,可她还没来得及揣摩靳北然到底什么意图,才好决定自己什么策略。
      忽然之间!
      她整个人天旋地转,视野完全颠倒。
      周遭一阵吸气声,宁熙在众目睽睽之下,被他扛起来走了。
      她顿时应激,浑身紧绷并开始用力挣扎,“放开我,你放我下来!”
      靳北然不为所动,就这么离开了。
      头一回如此丢人现眼,宁熙气极了,又被他这姿势弄的,血液往脸上、脑袋里涌,靳北然一把她放下来,她当头就是一下。
      他反应敏捷,躲过去了但又没完全躲过,右侧脖颈与下颌交接处被她挠出血印子。
      他当然不会跟她计较,立刻关上车门,坐到前排驾驶位。
      一边系安全带,一边从后视镜里察觉到她很不安的样子,剧烈喘着气,脸涨的通红,嘴唇却煞白。
      像应激反应的猫。
      靳北然忽然有点担心,这时候最好说点什么安抚她,但不知道讲什么,干脆停在那里,耐心等她呼吸平复,整个人状态没之前那么差,他才缓慢发动车子。
      “不是胆子大么,那种地方都敢过夜?我才抱一下就怕成这样?”
      这话说完他才察觉,原来自己的情绪里已经夹杂了某种失落。又想到刚刚她跟异性热舞的画面,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烦躁似乎又要抬头。
      赵宁熙的脾气也不省油,听不出来可以顺台阶下,反倒挑起另一件事,“靳北然,你控制欲这么强,什么都要听你的,那你找女人玩啊,能不能别欺负我!”
      靳北然减速,轻柔地拐过一道弯。
      “我在保护你,别这么不懂事。”
      “我不需要这种保护可以吗!我已经成年了,我要自由,以后我谈恋爱彻夜不归怎么办?难道你也要管?”
      这个问题靳北然难以回答,虽然心底早就有了答案。
      宁熙见他不吭声,以为他心虚,嗤笑道,“你以为我第一次来?我早就很熟了,你的保护真的很没必要。”
      她不小心撒了谎,也给自己刨了坑。
      “很多次?”靳北然稍稍握紧方向盘。
      “你不在家都大半年,我在外面过夜几次,你当然不知道啊。”看到靳北然逐渐凝重的脸色,她有种报复的快感,谁让他一搬走就是那么长时间,正好气气他。
      靳北然忽然感觉脑子里有根弦绷紧,直扯的神经发疼。
      “你出去过夜是为了干什么?难道都像今晚这样?”
      一见他追问,她还更来劲,“不止过夜,我还开过房呢。”
      那时候根本不知道,自己添油加醋的这句话,造成多大的麻烦!
      靳北然忽然整个气场都暗下去,宁熙感到不妙,却也没吭声,一时间,诡异且沉重的安静弥漫在俩人周围。
      好一会儿,靳北然冷不丁地问:“跟谁?”嗓音里竟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嘶哑,可赵宁熙是发现不了的,更不知道她已经把他的心剜的鲜血直流。
      所幸直觉救了她,本来她还想瞎扯就是今晚那男生,但话到嘴边还是咽回去,可是那闪闪烁烁的神色,却被靳北然看到。
      好像真的发生了一样。
      他脑海的那根弦直接绷断。
      所有的理智、心软,瞬间犹如潮水般褪去,蛰伏在海里的巨兽浮现。
      靳北然本意是,好好带她回去,睡一觉这事就翻篇,原本的一切美好仍然没有破坏。
      他是什么人,想让他脱轨,可没有那么容易。
      但赵宁熙偏偏可以。
      这个路口的红绿灯,本来应该直行,再开个十分钟就能到靳家。
      但他往左一拐,驶入了一条全然陌生的道路。
      然而宁熙并没有发现,毕竟跟他在一起,她潜意识里的安全感无可比拟,内心深处很信任他。
      她后知后觉地想,刚刚那扯是否太过分,他好像真的很难过的样子,正想说“都是我编出来气你的”,但一抬眸看到他的神色。
      该怎么形容呢?明明他跟往常也并无二致,但仍旧能感觉到他哪里不一样。
      迷人的嘴角微微挑起了一个弧度,是那种充满诱惑的浅笑。
      很细微,但宁熙捕捉到了,一头雾水,也不敢再挑拨他,一路安静坐着。
      下车后发现不是靳宅,她也不慌,为了缓解那莫名其妙的气氛,她还主动打趣了句,“什么时候买的小别墅?原来你还给自己藏了这么个好地方。”
      靳北然根本不搭这茬,只说,“去洗澡吧,今晚长着呢。”
      这话里的暧昧简直试图抹掉都不行,宁熙竭力忽略,但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      她看了靳北然一眼,他也看向她,英俊精致的眉宇下,褐色的眼眸像琉璃一样迷人且纯净。
      不仅是他的眉眼,他的身形,他的气势等等,无不宣告成熟男人的魅力。
      他很淡地笑了一下,笑容至少令她心安不少,但心跳却反而开始加快。
      咚咚,咚咚咚。
      她迅速进浴室,有点落荒而逃。
      离奇的事发生了。
      刚洗完一出来,靳北然居然直兜兜地倚在门口。
      他似乎一直盯着浴室,就为了等她,才能她一打开门就撞满怀。
      宁熙才裹了个浴巾,忘了拿睡衣,他又没主动给。
      条件反射想退回去,才抬手要关门,靳北然也抬手,还堪堪搭在她手上。
      她一激灵,本能想缩,靳北然却看透她的反应,直接把她的手握住。
      接下来可好,在她完全没反应过来之际,他一只手已经穿过她腰,稍一用力,一把将她打横抱起。
      宁熙顿时瞪大眼睛,脑海里警铃大作。